| 經典勵志名言 勵志故事 勵志文章 勵志簽名 勵志演講 勵志照亮人生,成功改變命運!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 
當前位置:首頁 > 勵志名人 > 俞敏洪的勵志一生

俞敏洪的勵志一生

時間:2012-09-04 15:59 來源:網絡 作者:geegee 點擊:
摘要:新東方作為中國第一家在紐約證交所上市的教育機構,催生了中國近10名身價過億教師的發財機器,引來教育圈內外強烈關注。從美國甚至世界圈來的錢,能否用到中國教育事業中去?新東方的上市模式能否拷貝。能為中國的教育特別是民辦教育帶來什么,新東方成了中國

俞敏洪的辦公室里,一幅放大的、掛在墻上的照片格外引人注目:在一片長著荒草的田地上,立著兩間已無人居住、搖搖欲墜的破瓦房。

那是俞敏洪在江蘇江陰農村的老家。

他拍下這張照片,為的是永遠記住過去,記住生命中那一段又一段孤獨、失敗與屈辱的日子。

許多人見到他,都不敢相信,眼前這位瘦弱高挑、面容憔悴、長著一雙浮腫眼睛的男人,就是制造了“新東方神話”的俞敏洪?他就是那個人選《亞洲周刊》“21世紀影響中國社會的10位人物”、《中國青年》“21世紀影響中國社會的100位人物”,中國千百萬青年人心目中的“平民英雄”?

這一切,俞敏洪是怎樣做到的?

他曾經出版過一本演講集,《挺立在孤獨、失敗與屈辱的廢墟上》。書名就讓人驚心動魄。

上大學三件事:知識、友誼、愛情。可是,伴隨他的永遠是絕望

從小學習差勁、江陰農村田野里的插秧能手俞敏洪,連續考了三次大學,英語從33分、55分,考到98分,出人意料地進了北京大學。北大是什么地方?人人都是人中龍鳳,人人都比俞敏洪聰明能干。他總是被同學嘲笑。

俞敏洪心情郁悶,讀到三年級生病了,大口吐血,肺結核,休學一年。休學意味著留級,和原來的同班同學又差了一大截。這個打擊是毀滅性的。

他悵惘,希望在哪兒?他概括上大學三件事:知識、友誼、愛情。可是,伴隨他的永遠是絕望。學識不如人,聰慧不如人,身體不如人,交女朋友更不如人……“死的念頭都有了”。

然而俞敏洪畢業時陰差陽錯留了校。當時,出國幾乎成了成功的一標志。朋友和同學,徐小平、劉江、包凡一……陸陸續續去了美國和加拿大,剩下總是不如人的俞敏洪。老婆恨鐵不成鋼,罵他窩囊廢。

終于有一家美國大學錄取他,3/4獎學金,還差5000美元。連買個饅頭,買棵蔥都算了又算的俞敏洪,到哪兒湊這個錢?

他決定到外面去兼職上課。1989年夏末,他穿著褲衩、趿著拖鞋出了北大校門,到外面英語培訓班當老師。每小時20元,他定了個目標,為3/4美元而奮斗。

1990年秋天的一個傍晚,外面下著雨,同學加好友王強竄到他家喝酒。北大的高音大喇叭正在廣播。

“你聽你聽,老俞,在說你呢!”王強急呼。

果然,廣播里在說“俞敏洪”如何如何。呀,是北大對英語系教師俞敏洪的處分決定,說俞敏洪私自在外授課,嚴重影響教學秩序。

處分決定連播三天,北大有線電視連播半個月,處分布告在北大著名的三角地櫥窗里鎖了一個半月。處分這么重,公開侮辱,俞敏洪事先不知道,沒有思想準備。

北大曾經規定,對教師的處分不公開,因為教師要給學生上課,在學生面前最重要的是面子。北大在俞敏洪這里破了規矩。第二天,俞敏洪走進教室,學生異樣的眼神告訴他,他呆不下去了。

1991年秋天,28歲的俞敏洪離開了北大。這個曾給他榮耀、自信、自卑。讓他夢縈魂繞又傷心不已的北大……

離開北大第二天,宿舍就被學校收回。他拖家帶口,打游擊一樣租了四五次房子,剛開始租農民的房子,教農民的孩子英語、數學、語文,用來代替房租……

流離失所的俞敏洪,下定決心扎進江湖,憑著北大練出來的頭腦和一張嘴,當了“個體戶”。

他去找曾經任過課的民辦東方大學商量,創辦東方大學英語培訓部,學校出牌子,他上交15%的管理費。

他在中關村第二小學租了間平房當教室,一個窄窄的胡同里。門外支張桌子,一把椅子,“東方大學英語培訓部”正式成立,只有兩個人,他是頭,他老婆打下手,當出納會計,上午俞敏洪騎自行車出去,拎著漿糊桶。電線桿子上貼廣告,下午守株待兔。

第一天,來了兩個學生,看見“東方大學英語培訓部”那么大的牌子,只有俞敏洪夫妻倆,破桌子,破椅子,破平房,登記冊干干凈凈,人影都沒有,滿臉狐疑。俞敏洪好說歹說,讓兩個學生留下錢。夫妻倆正高興著呢,兩個學生又回來把錢要回去了。

一個星期六,三個學生十分爽快地扔下錢走了。“1000多塊錢啊!一天的功夫,是我在北大四個月的工資啊!”晚上回家,他老婆一面數錢,嘴里一面念叨著:“來了三個……來了三個……”

他在一旁看著,心里琢磨,為什么來了三個人后,再往后就沒有了呢?為什么好多人來看看報名冊就走了呢?

俞敏洪心生一計。第二天,他在出國考試托福、GRE所有報名冊上各填30個假名字,來人像是從第31個開始。這一招還挺靈,一些學生將信將疑報了名。

俞敏洪精確計算過,搞了這種詭計后,每四個學生,會有兩三個學生放下錢。轉眼間,到了1991年冬天。中關村二小這潭水開始活了,但是,學生還是不多,死不了、活不好,沒有生氣。怎樣才能讓大家相信東方大學英語培訓部牛,他俞敏洪牛,而且有信用?

他又心生一計,“咱們現在學生少,賺不到錢,干脆辦免費講座。”

他寫了廣告,定了中關村二小50人的大教室。結果大出所料,晚上來了二三百人,教室里擠得滿滿的,教室外還有200多人,把四個窗口堵得嚴嚴實實。

場面宏大感人,人氣旺盛。俞敏洪頓時精神倍增,侃侃而談,超水平發揮,兩個小時下來,效果極佳。北京初冬的天氣,外面奇冷,教室窗子大開著,里外的人,沒有一個離開。這是俞敏洪在北大的教師生涯中從未有過的經歷。他在學生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種激情,一種渴望,給他以震撼和希望。

又一次租了個圖書館,會場外又有好幾百人進不來,俞敏洪干脆到外面去講。他站在一個大汽油桶上,在凜冽的寒風中像革命志士一樣慷慨激昂,講得自己和學生都熱血沸騰……

“免費講座”開創了北京民辦教育的新形式,為俞敏洪的出國考試培訓打開了局面。

一上路,就進入了激烈競爭的漩渦中心。

1992年初春,一個廣告員出去貼電線桿廣告,被競爭對手捅了三刀。俞敏洪意識到社會關系的好壞,是將來自己做大的前提。人托人。好不容易請了公安局的人吃飯。不會社會上那套經驗的俞敏洪,憋不出話來,為了顯示自己的真誠和掩蓋內心的尷尬、恐懼,他不停勸酒,自己先喝,最后把自己喝到了桌子底下。

送到醫院、搶救兩個半小時才活過來。醫生說,換一般人,回不來了。

老師背他回家的路上,一個多小時,他一邊哭,一邊撕心裂肺地喊:“我不干了,把學校關了——”

“那時,我感到特別痛苦,特別孤獨無助,四面漏風的破辦公室,一家人住在四面漏風漏雨的農村房子里,沒有生源,沒有教師,沒有能力應付社會上的事,同學都在國外,干的事看不到希望……”

哭夠了,喊累了,睡著了,醒來后,酒也醒了。晚上7點還有課,又像往常一樣,背上書包上課去了。

競爭在繼續,捅刀子的沒有了。

一個沖妻子大喊“我發財了!”一個說“這太奇妙,太刺激了”

活下來后,生命的沖動就是長大。

1993年11月16日這個日子,俞敏洪就像自己女兒生日一樣記得清楚。這一天,“新東方”在北京西北角的西三旗一間平房里誕生了。

到1994年時,俞敏洪已經掙夠了學費,可以追隨徐小平、王強出國留學了。停下來往回一看。他發現,新東方這駕馬車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程,學生數1994年比1991年出來干時增加了好幾百倍,還有繼續增加的趨勢,他自己都嚇了一跳:事情干大了?!

出國,還是繼續拖著新東方這駕馬車往前走?他拿著學生報名冊愣了很久,2000多個名字,都是自己一筆一劃寫下來的。新東方這個孩子養大了,襁褓中撫育,風雨里成長,扔掉,舍不得啊。那臺“紅大發”面包車,已經開了三年,天天跑印刷廠,跑各教室,印資料,運資料,親自把一份份資料發給學生。出國。學什么?說穿了,就是一個面子的問題。

他終于做出了一生中最重大的一次決定:留下來,讓出國留學見鬼去吧!

他意識到新東方將是他的終身事業時,他想到了國外的老朋友們,他需要這些人與他一起干。1995年底,新東方已經有足夠的實力和發展前景,吸引國外的老朋友們回來了。

1995年11月9日,溫哥華機場。

俞敏洪在溫哥華機場寒風中等徐小平已經等了一個半小時!

不熱情的回應電話里“失去了精氣神”,又把第一次出國的“老朋友”撂在機場上一個半小時,都不是徐小平以往的風格。原來,天才徐小平在國外混得窮困潦倒,妻子教書養家,自己在家帶倆孩子。前途無望,長期以來心情沮喪。

一開始,徐小平還裝著“驢屎外面光”,很有錢的樣子。

沒兩天露了馬腳。他領俞敏洪到一家酒吧,開著車在酒吧外繞了兩圈都不停車。俞敏洪指著停車場說:

“你把車停到那兒不就行了嗎?”

“這兒有個免費停車場,我在找呢。”徐小平很自然地說。

“怎么這……”俞敏洪一時很震驚,想說“怎么這么窮”,咽回去了。其實,俞敏洪不說出來,徐小平也知道他想說什么。

徐小平也在觀察俞敏洪。俞敏洪花錢如流水,在北美40多天,見同學,見朋友,一路上花了一萬多美元。他有明顯的顯擺心理,要花錢給大家看看,急于想讓同學們知道,“我俞敏洪從一個特沒出息的人,變成了一個特有出息的人。”

俞敏洪對徐小平大談新東方的情況。他說:新東方現在有一萬多學生,北京城起碼有10萬人是他的“門徒”,新東方的老師一節課最多能掙1000多塊,一節課兩個小時,他和有的老師一天要講10個小時課,一天掙好幾千塊錢。

“一節課i000多塊?”“是啊。”

徐小平開始算賬。一個哈佛教授年薪12萬美元,一個月1萬美元,一天300美元,換算成人民幣,一天也就是掙2400元人民幣,新東方老師一天掙四五千元人民幣!在加拿大講課,一天掙100美元就不錯。這絕對是全球以教書為生的人最高的日工資!

徐小平大為震驚。

俞敏洪勸徐小平回來做移民咨詢,因為他在加拿大的一家公司做過移民咨詢,懂加拿大法律,可以利用新東方這個舞臺。

俞敏洪說,你回來,你的夢想我幫你實現。徐小平開始傾述他的夢想,情感的閘門打開,就止不住。他不停地傾訴,不停地給俞敏洪唱他寫的歌,苦悶而憂傷的歌,一首一首地唱,一邊流淚,一邊唱。

俞敏洪心里哽哽地想哭,哭不出來。

一會兒老婆回家,徐小平興奮得忘乎所以,沖老婆大喊,“我發財了!”

然后,孤零零的俞敏洪開著車,在北美的風雪交加的夜晚中狂奔。他還要去找王強。王強在美國著名的貝爾實驗室做軟件開發,拿著6萬美元的年薪。

真正打動王強的是“看”。

王強帶俞敏洪去普林斯頓,走進一家超市,有打工的中國學生,突然走過來,滿臉景仰地問:“你是俞老師嗎?”走進一家餐館,也有中國學生站起來,“俞老師……”甚至走在大街上、校園區,也碰見了不少叫“俞老師”的人。王強兩眼放光,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俞敏洪。這太奇妙了!太刺激了!

那時候,俞敏洪在新東方親自教的學生成千上萬,分布在北美各大學,真正是“桃李滿天下”的感覺。而這也正是王強夢寐以求的感覺。

四只老虎一只猴,形成了新東方極強的爆發力

俞敏洪、徐小平、王強“聚義”,給新東方注入了新鮮血液。

這幫哥們兒可不是等閑之輩。俞敏洪做了四件事:第一,為迎接徐小平,他用30萬元的原裝“帕薩特”換了“紅大發”面包車;第二,攆走了原來做移民的加拿大老外,騰出地方讓徐小平入主移民公司;第三,王強回來不久,撒出管財務、行政、后勤的老婆,改變新東方“夫妻店”形象;第四,劃分地盤,確定新的利益格局。

俞敏洪決定不出國后,開始用比較長遠的眼光來規劃新東方學校。徐、王回來前,他就開始做鋪墊。1994年底。他找到了民辦外語培訓學校“理想學校”校長杜子華。杜子華口語、聽力教得不錯。

兩個民辦校長見面。俞敏洪提出了兼并方案:一,新東方教師一節課平均300元,如果杜子華過來,可以每節課600元,翻一倍;二,口語班可以合并到新東方,交學校15%的管理費,其余歸杜子華。各有所得,皆大歡喜,兩人一拍即合。

這是俞敏洪典型的“糖紙理論”實戰演習。小時候,俞敏洪有糖自己不吃,給農村小伙伴吃,大家便甘愿為他四處打架(給合作伙伴利益,做大);糖紙俞敏洪自己留著,成了“孩子王”的象征(品牌自己掌控,擴大影響)。

徐小平、王強回來后,俞敏洪如法炮制。

徐小平管留學、簽證、移民和咨詢,王強的地盤是基礎英語培訓。

1997年10月,包凡一回國,俞敏洪給了新東方出版地盤。俞敏洪繼續守著出國考試培訓的老陣地。至此,新東方“諸侯分封制”格局形成,外語培訓教學門類體系整合完畢。五個人當中,三個“海龜”,兩個“土鱉”;俞敏洪、王強、包凡一三個同班同學,都屬虎,加上杜子華屬虎,四只虎。四只老虎一只猴,形成了新東方極強的爆發力。

同時,新東方開始形成自己的一種文化——“英雄不問出處,英雄不問年齡”。比如十分邪乎的是,高中都沒畢業的羅永浩,混跡江湖,也站到了新東方講臺上!山東師大畢業的宋昊想到新東方上課,找不到俞敏洪,急了,打電話對辦公室的人扯了個幌子:“我是他大學同學,睡在他上鋪的兄弟,從加拿大回來剛下飛機,要他來接我,快把他的手機告訴我。”錢永強則直接把剛下車的俞敏洪堵在車門口,“我要到新東方上課。”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,新東方撒著歡地跑起來。

從1995年起,新東方進入快速增長期。招生人數每年遞增100%以上!

6年的時間,學生人數由1994年的3500人次,增加到2001年的25萬人次。增加約71倍!(2004年全國招生人數達到75萬)而且建立了比較完備的出國考試培訓、基礎外語培訓、出國留學服務教學體系和正在展開的相關產業體系,市場競爭半徑伸展到了主要中心城市。

至此,新東方奠定了中國外語培訓市場的霸主地位。

“蠟燭馬上就到,我會給你們帶來光明!”

財富和名聲為新東方聚集了人才,人才反過來為新東方創造了更大的名聲,更多的財富,使“新東方”三個字成為商業潛力無窮的超級品牌。

但自從新東方有“海龜”的第一天起,就有以“海龜”為代表的西方思想與以俞敏洪為代表的“土鱉”本土觀念、生活方式的沖突、磨擦。

美國耶魯大學MBA畢業的錢永強,看見俞敏洪和徐小平在耶魯和哈佛大講特講“新東方精神”,諸如對“在絕望中尋找希望……”頗不以為然。《新東方精神》這部影響很大的書是徐小平編撰的,其中將新東方精神歸納為:“追求卓越,挑戰極限,在絕望中尋找希望,人生終將輝煌!”

錢永強對新東方精神不以為然,認為內涵不夠。徐小平和他吵作一團。

俞敏洪見他們吵得差不多了,說:“永強呀,新東方精神有多高,有多神,咱們不管。我自己也從來沒為已經獲得的東西而牛。而自豪。我只是想講一個小故事給你聽。我小時候,我家門前有一條路,一下雨。這條路就被水沖出一條溝,這條路不寬不窄,中間必須墊一塊磚頭,你才能走過去。不墊磚頭,你就過不去,你想過去,有時候,一怕,一跳,就掉到泥里去了。所以,每次下雨的時候,我都要揀一塊磚頭,墊在溝中間,來往行人,一腳就墊過溝坎了。新東方精神就是這么一小塊磚頭,使得每一個學生。在他奮斗最艱難的時候,最疲憊的時候。我們給他墊上一塊磚頭,他不至于在一跳的時候掉到溝里去。我們就是這塊磚頭,這塊墊腳石,讓他們可以順利地跨過這個溝坎。新東方確確實實幫助過無數學生跨過這個溝坎,給了他們力量,給了他們知識,給了他們方向。新東方做到這一點,就夠了。”

這是俞敏洪第一次用意象來系統地闡述“新東方精神”。

耶魯的春夜里,自視甚高的錢永強和徐小平,都被感動了。

要做一塊“墊腳石”不容易。

這些副校長們都知道,俞敏洪把學生當上帝看待,“對學生不好,就變成了魔鬼”。不惜代價給不滿意(不管是什么原因)的學生退學費,組織參加春節不能回家的學生的聯歡會,為學習好的學生發獎,一獎十多萬。結業發獎大會上讓校長們向臺下的學生三鞠躬。徐小平至今對鞠躬的事耿耿于懷,說:“有失師道尊嚴。”俞敏洪不這么看:“學生學得太難太苦,學完了,給他們鞠躬,向他們表示慰問,表示敬意。有什么不好?傷著我們什么了?”

夏天熱的時候,條件差的教室沒有空調沒有電風扇,要準備成車的冰塊拉到各個教室。幾百人的大教室,講臺上放幾塊冰不管用啊,俞敏洪說。“教室里桌子凳子擠滿了,再多了放不下,起碼可以在心理上解決問題啊,你不知道曹操‘望梅止渴’的故事嗎?”

北京到處挖坑修路,教室經常停電,新東方每年都要準備上萬支蠟燭,上百個煤油燈,哪停電往哪運。20世紀90年代,在中國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中心,點蠟燭點煤油燈上課,像是《天方夜譚》里的神話故事。

新東方“激情新概念英語”的創始人江博說,講課,應該是一門藝術,要有思想,有審美,讓學生就像在沙漠中行走,突然發現一罐“紅牛”,發現一頭駱駝。有一天晚上,正上著課,突然停電,江博喊道,“同學們,你們等一會兒,蠟燭馬上就到,我會給你們帶來光明的!”

學生們在黑暗中等待著蠟燭,等待著蠟燭帶來的火光。

十幾分鐘后,蠟燭來了。他先點燃了兩支,放在黑板的托盤上。黑板被照亮了。他把第三支點燃,交給前排的同學,依次往后傳。光明向后傳遞,黑暗漸漸隱退。燭光騰騰閃爍,像一個個會說話的靈魂,照亮了學生的臉龐,照亮了學生的眼睛。江博看到一雙雙眼睛里“沒有抱怨,只有新奇”。他說,這是他“一生中看到的最美麗的眼睛”。 

如果您喜歡《俞敏洪的勵志一生》記得點擊分享給更多好友噢!

標簽: 俞敏洪
喜歡您就分享下吧:
頂一下
(6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文章
推薦文章
本站部分作品來自互聯網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。 蘇ICP備10218433號 90勵志網(勵志名言 勵志簽名
CopyRight © 2010-2011 http://www.jakktl.liv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.

每日精選內容分享,快來掃我吧!
时时彩二星跨度技巧